shuihe

[苏靖]狐缘 一发完(九尾狐王苏x鹿族皇子琰)

恩桑:

*九尾狐王苏x鹿族皇子琰


* @Ksama-X 答应给阿紫的苏靖神话。




001




盘古开天辟地以降,燧人氏取火,伏羲创字,女娲造人,世间万物皆有灵也,上古得道之生灵,或隐于山林,或飞升成仙。修仙清苦,且千年一劫,同族生灵大数堕为凡胎,享阳寿不过十余载,遂归于尘泥。其得道者虽百不足一二,此山中仙灵,享山林之供奉,凡人之祭拜,亦可娶妻生子,与天地同寿。




琅琊者,世外之沃土也。环山傍水,鱼跃鸟鸣,繁花不败,草木萋萋。云出岫绕松林翠竹,鸟倦飞划斜阳长空,水落石溅叮咚环珮,蝶翩跹逐垂柳落英。




山中百兽皆灵,以狐族鹿族为最。狐族之王梅姓,名唤长苏,九尾白狐也。鹿族之王萧姓,讳选,膝下子嗣有七,或萧疏俊朗,或温润如玉。其七皇子景琰者,年甚幼,貌甚美,凡幸睹真容者,无不唏嘘一番溢美之辞。




琅琊各族皆幻化人形,兴礼乐,筑宫殿,分地界以族为治。其中狐族盘踞江左,鹿族独拥大梁,蛇族宇文氏纵横南楚,羽族穆氏执掌大理,琅琊四族得以相安无事数千载。




春暖花开之际,蛇族娴玳郡主宇文念与鹿族三皇子萧景亭大婚在即,四族君王应鹿王之邀齐聚金陵,狐王梅长苏乘鹤晚至,太湖之阴遇鹿族七皇子萧景琰结缘,虽几番辗转,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002




鹿族七位皇子中,仅有一位尚未成年,他从小长在母亲身边,深受长兄疼爱,不谙族内斗争,一心扑在侍弄花草上。




萧景琰生母并非出身名门,生下他之后,母凭子贵也止于嫔位,并无晋妃,而她性格温婉,与世无争,闲暇之时爱好侍弄花草,萧景琰从小在他身边长大,耳濡目染便学了一些。




众多的花草中,萧景琰唯独倾心红莲,自打他记事起从各地采来的红莲种子,都养在芷萝宫后院的几口大缸里,开花时深浅不一的红,艳丽得像天边最孤高寂寞的晚霞。




最近他惦记上了太湖里的红莲,漫无边际的粉荷中,那一点红色张扬而热烈。然而太湖水神秦璇玑同鹿王有过节,说什么不肯让萧景琰带走一粒莲子,还警告他若敢踏入太湖水域一步,定将他拖到湖底淹死。




这几日,族内忙着三皇子娶亲之事,据说蛇族与羽族的王已经到了城中,族人忙着接待,便少将注意力放在这个不太起眼的七皇子身上,萧景琰便寻了个空从城中偷溜出去,连母妃都不知他的去处。






003




狐族只有一位孤家寡人的君上,他本是盘古开天辟地之时琅琊山上一尾普通的草狐,后吸入天地灵气,毛色渐至雪白,又得琅琊上仙的指点化作人形。狐族生灵,以皮毛色泽浅者为尊,其尾数代表修为,每历天劫一次,尾数增加一条,九尾为极,再往上者不得而知。狐族之王梅长苏的兽形是一只通体雪白的九尾狐,他已经历了九次天劫,其修为之深厚可与天界上仙比肩,连凌霄宝殿上的玉皇大帝也敬他三分。




梅长苏受西王母的邀请去九天瑶池赴宴,宴席上遇旧友琅琊少主蔺晨,一时兴起便多饮了两杯琼浆,酒醒之后方知下界蛇族与鹿族联姻,琅琊三族的君王纷纷落至金陵,唯独他还在九天瑶池迟迟未动身。




误了宴会事小,伤了和气事大。可纵使狐王梅长苏有如此修为,乘云御风也怕是赶不上那婚宴了。这时,好友琅琊少主慷慨借出坐骑白鹤:




“白鹤借你,你的酒便赠了本座吧。”




狐王阔别好友,驾鹤前往金陵。




琅琊少主品着琼浆玉露,手摇玉骨绢扇,兀自吟唱道:“天劫莫如情劫,天劫莫如情劫。”




004




萧景琰站到太湖边,寻来一叶蚱蜢舟,撑起长篙,往莲花深处探去——他修为尚浅,不能像兄长们一样踩在莲叶上行走。




他御舟缓行,少年纤弱的身影在硕大的莲叶中若隐若现,破开层层叠叠的粉花绿叶,朝着最明艳的那一朵渐渐靠拢。




眼看着那朵红莲近在咫尺,萧景琰扶着船头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弓着身子伸手去够,纤细的指间与莲花的茎脉一擦而过,收回力道的时候差点向后栽进湖里。




待他站稳脚步准备再次探身子之时,脚下的船却剧烈地晃动起来。萧景琰赶紧扶住船边,跪坐在船上,以防自己掉进湖里。这时,一个阴沉的声音从水下传来:




“萧选之子,你未经允许闯入太湖,休怪我取你性命!”




“抱歉,我只是想要一粒红莲的种子——”萧景琰对着水下回道,稚气未脱的声音带着恐惧却能听出真诚。




他的道歉并没有平息湖神的怒气,脚下的船越慌越厉害,鹿族不识水性,无助地萧景琰紧紧抓住船头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溺水的痛苦袭来。




突然,腰上一紧,他被什么毛绒绒的东西拴住腰身,然后腾空而起,睁眼的时候只见太湖的莲池在眼前迅速变远,脚下踩实的时候,他一个没站稳,扑进一个白色的怀中。






005




萧景琰还未从死里逃生的惊诧中回过神来,只觉得自己身处云中,耳边的风刮得猎猎作响。




“太湖水神脾气古怪,你不应该招惹她。”




清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萧景琰抬头,只见一面容如玉的清俊男子。他玉冠束发,饰以白色的狐毛,双鬓散开垂至身前,身后的长发随着疾风扬起,一身白衣翻飞,外袍的领口上用银线走了一圈奇异的花饰,看起来身份不凡。




“我只是想要那朵红莲的一粒种子……”萧景琰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听闻鹿族七皇子独爱红莲,你跟他是什么关系?”白衣男人问道,声音依旧清冷。




“我……我就是。”萧景琰抬头望着比他高了将近一个头的男人,眨了两下一双浑圆的鹿眼。




男人些微愣了一下,然后浅浅地勾起嘴角,用稍微柔和的声音问道:“还记得我么?”




萧景琰摇摇头。这个男人太特别了,如果他以前见过,那是肯定不会忘的。




“从前你父亲带你到狐族做客,你还缩在我的王座里睡过一觉呢。”男人的声音已经染了一点笑意。




萧景琰一听刷地红了脸,他真的不记得自己做过这么丢脸的事。




“那,您是……?”




“狐王,梅长苏。”




006




白鹤落在芷萝宫的宫门口,梅长苏揽着萧景琰轻盈地从白鹤背上下来,站稳之后才放开他。




“以后莫一个人跑到太湖,你母亲会担心的。”梅长苏离开之前叮嘱萧景琰。




“狐王大人!”萧景琰在身后叫住梅长苏。




狐王淡淡回头,看着他。




“三皇兄的婚宴就在今晚,狐王大人会去吗?”萧景琰的手藏在衣袖里,握紧了拳头。




梅长苏点点头,“你父王邀琅琊其他三族赴宴,狐族怎么能缺席呢?”




“那景琰今晚能见到狐王大人吗?”他还未成年,说话的语调总带着属于孩童的稚气。




“当然。”梅长苏浅浅地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萧景琰一直站在芷萝宫门口目送着那个白色的背影走远,直至消失不见。他的心突然像太湖的波涛一样,一浪未平又续一浪。




007




山中生灵的嫁娶之礼没有人间那么多繁文缛节,新郎新娘不过是穿上婚服同其他人一起饮酒跳舞,各自尽兴。蛇族女子热烈大胆,当着众人的面,给生性木讷的鹿族三皇子一个激烈的热吻,看得宾客们直拍手叫“再来一个”。




躲在母亲身边的萧景琰第一次见到这么热辣的场面,他明明没有喝酒,却觉得面上发烫。他抬手捧住双颊,偷偷地往众人中那抹清绝的白色瞄了一眼,一颗心懵懵懂懂地扑通直跳。




酒过三巡,赴宴的宾客开起了没有节制的玩笑。不知是哪个胆大的问起羽族公主,问她什么时候成为狐族的王后。




羽族公主穆霓凰是上古神兽凤凰的后嗣,不仅出身高贵,脸蛋也是俊美非凡,她曾带兵击退过东海水域的龙王二太子,即使在天界也颇有美名。要论出身,论相貌,论修为,恐怕也只有她才配得上狐王。况且,听说她与梅长苏交情甚好,琅琊地界的众生灵仿佛都默认了她就是狐族未来的王后似的。




梅长苏是惯不理会这种玩笑的,穆霓凰也笑而不答,众人见无趣便停止追问,只有萧景琰在一旁默默地跟自己较起了劲,低着头红了眼。




这一幕落到梅长苏眼里,他端起酒杯,阔袖挡脸抿了一口。




008




婚宴摆了三日,热闹到天界的上仙们都知道蛇族嫁女,鹿族娶亲。




作为皇子,萧景琰必须跟随母亲日日到场,可除了第一天的晚宴,萧景琰竟再没在宾客中发现梅长苏的身影。




他偷偷向自己的皇长兄打听狐王的去处,萧景禹表示自己也毫不知情,又问起他为什么突然关心起狐王。




萧景琰一时答不上,吞吞吐吐半天,低下了头。




三日后,各方宾客纷纷离开金陵,萧景琰备了份礼想赠别梅长苏,连理由都想好了,答谢他的救命之恩。可是当他剪下芷萝宫后院最好的一只红莲时,却突然手足无措,毕竟,他连去哪里找梅长苏都不知道。




“殿下,殿下……”宫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听起来有些着急,“宫门口有人找殿下。”




萧景琰冲到芷萝宫门口,只见一位白衣男子背对着他,负手而立,乌黑的长发垂至腰间,宽大的衣袂盖住指尖。




“狐王大人……”萧景琰站在门边,手里还握着那朵剪下的红莲。




梅长苏走近,从腰间取下一个锦囊放到萧景琰手里:“以后莫再去太湖了。”




萧景琰伸手一捏,摸到几粒圆圆的东西,立马明白过来那是什么,惊喜之余,赶紧递上手里的花,说话的声音也轻快明亮起来:“这是景琰用心侍弄了好几年的红莲,谢谢狐王大人赠我种子。”




“傻小子。”梅长苏伸手摸了摸萧景琰的头,接过那朵花,默默从指尖输送法力,让它从此常开不败。




009




梅长苏走了,萧景琰却恋恋不舍起来。




他时常对着刚入土的红莲种子出神,想的却不是将来开出的花会是什么模样,而是赠他种子的那个人现在正做什么。




母亲也发现了他的恍惚,以往爱吃的榛子酥,现在却堪堪地剩了半盘,一问起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他又摆出副有心事的表情说没有。




终于有一天,萧景琰忍不住问起母亲:“母亲,狐王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母亲说的跟别人说的一样,说狐王清绝孤高,诞生自开天辟地之时,历经九次天劫,修为非凡,说狐王的真身是一只九尾白狐,所以从来只着白色的衣物,说狐王与羽族公主穆霓凰相识多年,互相欣赏,以后可能会迎娶她当王后。




“母亲,您别说了。”




红莲的种子发芽了,隔着清澈的水能看见几根黄绿色的嫰茎在水下微微荡漾。萧景琰决定向父王请旨,去一趟廊州亲自告诉梅长苏这个消息。




010




萧景琰从少年化为一头未长角的幼鹿,朝着廊州的方向,飞快地在山林里狂奔,穿过深深草木和潺潺小溪。如果饿了,就吃山间灌木上的野果,如果渴了,就去寻一处清澈的小河,又累又困的时候,便寻一棵大树靠着树杆休息片刻。如此奔波,星夜兼程。




廊州眼看着就在眼前,他却不小心踩中的猎人布下的圈套,右脚被铁铸的锐器卡住,疼得他伏在地上哀鸣,慌乱之间又化为人的模样。远处走来一个壮汉,手里拿着一把半人长的大刀,警惕地朝他走来。




这时,周围一阵浓雾突然升起,一片迷茫之中,他脚上的锐器被人解开,然后他被人抱在怀里,腾空而起。




“七皇子怎得跑廊州来了?”熟悉的声音依旧冷冷清清,萧景琰抬头一看,果然是梅长苏。




顾不得脚上的疼痛,萧景琰语无伦次地解释道:“你,你送我的红莲种子发芽了!”




“就为这事?”梅长苏的诧异让萧景琰有些失落,他本以为梅长苏应该至少表现出一些愉悦,毕竟这是他送的种子。




还未等萧景琰接话,梅长苏继续道:“七皇子也不算小孩子了,以后做事务必三思而后行。”




“景琰知错。”萧景琰低下头,多日以来内心的雀跃转瞬而逝。




梅长苏淡淡地“嗯”了一声,没再多说话。他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从何而来,眼前这个半大不小的少年只为告诉他红莲种子发芽就只身一人千里迢迢从金陵跑到廊州,受伤的右脚把他的白衣蹭出几片血渍,他上万年都静如止水的心突然荡起层层涟漪。




011




梅长苏完全可以施个法立马治好萧景琰脚上的伤,却也顺着萧景琰以养伤为由在廊州住了好些日子。




萧景琰见到了梅长苏身边的好些人,比如说会弹琵琶的白狐女宫羽,负责梅长苏生活起居的两只草狐甄平和黎纲,还有梅长苏的挚友,琅琊上仙的独子,琅琊少主蔺晨。从这些人的口中,他也得知了更多关于梅长苏的事。




世人皆知狐王已经历了九次天劫,却无人知晓第十次天劫将是怎样,狐王将会如何。而照蔺晨的说法,这第十次天劫可能就会要了梅长苏的性命。




“不会的!”萧景琰惊恐地看着蔺晨,一脸难以置信。




只见琅琊少主悠哉悠哉地摇着折扇,缓缓道:“你尚未厉劫,不知其中凶险,跟长苏比起来,你简直跟个奶娃娃似的。”




萧景琰低下头用力咬着下嘴唇,无法反驳。




“好了好了,”只见蔺晨起身,慢吞吞地离开,“我还是劝劝长苏早日娶亲,如果过不了这一遭,也好给狐族的王位留个后人。”




蔺晨向来是口无遮拦的,这句话萧景琰却听进了心。他留下一封书信,又像来时那样,星夜兼程地赶回了金陵。




鹿族至宝,东海明珠,传言炼化此珠,能增长万年修为。




012




琅琊地界出了大事,据说向来与世无争的鹿族七皇子偷盗并炼化了鹿族至宝东海明珠,一夜之间从少年长成青年,打乱了三界的平衡。此事触怒了鹿王,他将亲生儿子告上天庭,玉帝震怒,将鹿族七皇子用捆仙索绑上了诛仙台。




萧景琰被铁索捆在诛仙柱上,周遭围满了行刑的天神,他们手中各执法器,要将这个三界的罪人挫骨扬灰。




他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可若再给他一个机会,他也会选择如此。与梅长苏并肩,这是于他而言比求生更强烈的意愿。他不愿由于修为的差距,让梅长苏只把他当成一个胡闹的孩子,也不愿安安静静地等着长大,因为他怕梅长苏等不到他长大那一天。




一道闪电劈下,萧景琰闭上眼睛。如果说他此生有什么遗憾,大概第一是上诛仙台前来不及跟梅长苏道别,第二是自己从未有勇气向梅长苏表达爱慕。




然而,没有意想中的疼痛,萧景琰缓缓睁开眼睛,入眼的白色,烫得他眼泪直下。






013




“你来做什么?快放开我!”伏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用后背给他挡住四面八方袭来的惊雷闪电,暴风骤雨。




“你放开我!放开——”萧景琰动弹不得,只能声嘶力竭,梅长苏却充耳不闻。他依旧嘴角挂着浅笑,一副清淡孤高的模样,只是拥着萧景琰的那双手臂却无比温柔,狐王的九条尾巴散开,变成铜墙铁壁,轻柔地把怀里的人护起来。




梅长苏的脸色渐渐变得惨白,他艰难地抬起一只手抚上萧景琰的脸,笑得无奈:“你为什么总是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太湖采莲,廊州被困,这次倒好,竟跑到诛仙台来了……”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不断从萧景琰的眼眶里滚落,明明犯错的人是他却要让心爱的人代他受过。




“景琰,”梅长苏捧起萧景琰的脸,眼中都是深情,“答应我,以后我不在了,千万不要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我怕我再救不了你了。




“……”萧景琰说不出话,拼命摇头。




梅长苏突然笑了,不是那种他惯常有的浅淡笑容,而是扬起嘴角眉眼弯弯的笑,他伸手捏了一把萧景琰的脸蛋,笑着说:“小时候就很漂亮,果然,长大了更美。”




一道惊雷劈过来,正中梅长苏的后背。




“不——”长喊一声,萧景琰也失去了意识。




014




萧景琰本以为自己再也醒不过来了。




诛仙台上被处决的人,魂飞魄散,去不了地府,也当不了游魂。




可是,当他渐渐睁开眼睛时,无处不在的疼痛却提醒着他自己还活着。




“醒了!”一个不太正经的声音在床边响起,“甄平,快去告诉你家君上,他的小殿下醒了,让他好好躺着。”




“蔺晨?”萧景琰艰难地开口。




诛仙台上,他失去意识之后,梅长苏的九条狐尾突然消失,上古玄铁锻造的捆仙索被梅长苏一把拧断,那个不可一世的狐王抱着他腾空而起,就像从前次次将他拯救于危难之中。




蔺晨说,萧景琰就是梅长苏的最后一个劫。




此劫之后,他们将如乾坤相合,阴阳对举,与天地同寿,与万物共生,任凭宇宙洪荒,斗转星移,都不能再将他们分离。




015




狐王大婚,所配者,鹿族七皇子萧景琰也。




宾客满,琰着赤色嫁衣缓至,款摆之间,红莲既见,其精妙绝伦不可言,繁复华丽不可语,纵才绝古今,蓋“琰颜妍”三字可以矣。




洞房花烛之夜,月上中天之时,但闻浓情蜜语,浅唱吟哦。至于房中动静,唯苏琰二人可知也。




或曰:其狐王与鹿七皇子乾坤相合乎?同天地比寿乎?




曰:然也,何惑之有?




(完)




*已经完全不会写文言文了,怒撕学位证。


*采莲这个梗戏拟自墨竹《焚情炽》里太渊去悬崖采兰花被赤翼救下的那一段。(一部我从头到尾站逆了攻受的耽美,还虐成狗)